当前位置: 首页>>双创企业>>正文

三个创业者的故事:看他们如何玩转众筹模式

2017年07月13日 11:54  点击:[]

创业公司往往难以筹集资金,三位创业者针对这个问题反复游说美国国会,成功地使大众融资投资合法化。他们与美国国务院和世界银行合作,让全世界的人们开始重视群体的力量。

    Sherwood(Woodie)Neiss在2010年曾尝试为了他的新商业模式——一款针对智能手机用户的数据调研应用来筹集资金。Neiss曾担任过一家成功的药品调味剂公司——FlavoRx的首席执行官。他在1999年与合伙人创办了这家公司,并在八年后将其出售。他新近萌发的创想为其赢得了参加一个“创业周末选秀会”的机会,但因没有“三年收入”数据,银行对投资这个应用没有兴趣。其他诸如天使投资人、风险投资及私募资本投资者,曾为FlavoRx投资数百万美元,但对这个应用却没有任何投资意愿。个人信贷也不行:Neiss在迈阿密的家乡正深陷经济衰退的浪潮中,他的信用卡透支额度已被大幅缩减了。

    众多创业者面临资本紧缩的窘境。“我原本可以筹集到资金,但是现在我拥有信誉却无法筹到钱,这使我感到愤怒。”Neiss回忆道。

    很多人只抱怨却不采取行动,而Neiss不是这类人。与亚利桑那州的雷鸟国际管理学院(Thunderbird School of Global Management)毕业生Jason Best和Zak Cassady-Dorion以及其他熟悉融资的企业家一起,Neiss决定推进一项可以解决他资金短缺问题的措施:众筹。对他和他的朋友来说,这个举动是疯狂的。企业筹集资金仍然受惠于80年前制定的证券法规,这甚至远远早于个人电脑的发明,更别提Facebook和Twitter了。尤其是,在当下阶段,众多美国人还处在失业期。

    这三人围坐在Best位于旧金山家里的餐桌旁,共同商定了他们认为需要对证券法规所做的改动。如此一来,企业家们便可以从朋友、家庭及其发达的社交网中筹集到小额投资资金。这个计划,如Neiss所言,是“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,向他们诚恳地道出我们所处的困境并展示该问题的解决方案,促使他们起草相关规则,然后,‘嘣’地一下,就完成了。”

    时至三年后的今天,Neiss经常自嘲他们当年天真烂漫的一面。他们曾向法律和政策领域的专家咨询过他们的计划,得到的答复是,修改数十年前的债权法案将涉及到诸多层面的问题,而不是仅仅拜访一下证券交易委员会就可以的。“‘他们告诉我,这需要向国会提交一项法案,’然后我们说,‘好的,那需要做哪些事呢?’然后我们就傻乎乎地沿着那条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Neiss说。

    Neiss、Best和Cassady-Dorion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来回奔波于他们分别在迈阿密、旧金山、纽约北部的家和华盛顿之间,尝试说服国会使基于股票或者债务的大众融资合法化。他们发起的所谓“豁免初创公司”的运动刺激了少数之前一直以个人名义游说国会的大众集资倡导者、商业学校及更大的初创公司群体,鼓励他们在请愿书上签名,与他们熟悉的国会议员沟通等。

    “那时,人们都认为我们疯了。”曾把游说国会当作自己全职工作的Neiss说道,“我们甚至对自己开起了玩笑,‘这件事发生的概率只有7%。’事实是,这不仅通过了国会的批准,还获得了两党的共同支持,这一点是非常令人惊讶的。”

    去年春季奥巴马总统批准了名为“快速启动初创公司”(the 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,简称为JOBS)的提案,他们所做的一切终于被认作是正确的。这三人在现场见证了这一事件的发生。

    如今,许多众筹融资平台和配套服务商——例如背景审核机构和经纪交易商——都在等待证券交易委员会落实这些规则,而这将会开启一个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估值为40亿美元的市场。

    与此同时,Neiss、 Best和Cassady-Dorion做起了投资众筹项目的生意。在2012年4月份Neiss和Best共同成立一家名为“众筹资金顾问”(Crowdfund Capital Advisors,简称为CCA)的咨询公司,主要服务对象为美国和国际上的企业家、投资者、商业团体以及政府机构。Best因此离开了一家利润丰厚的高科技领域的咨询公司,Cassady-Dorion曾短暂离开去成立一家美食橄榄油公司,在其盈利后,他将四分之三的时间花在了CCA的项目上。

    他们为什么将赌注压在一个尚未存活的产业上?“我们需要完成我们的未成之业,”Best说,“如果对此没有激情,我们是不可能花费两年的时间,并投入大量资金在这个项目上的。”

从校园诞生的超级计划

    在一个美好的下午,天空湛蓝,Neiss、Best、Cassady-Dorion以及负责业务拓展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CCA副主席Robert Mitchell (同样来自雷鸟校友会)在他们的办公室内进行了充分的交流。这间屋子宽敞明亮,有着可以俯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园的大型观景窗。Best是该大学里丰学院创业和技术中心的入驻企业家,负责工程领导,这是一个面向工科学生的项目。当有CCA的领导、客户或者合作者来到城里,Best的办公室就变成了公司总部。

    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,教师和学生都在忙活。在一层楼上,八支团队在致力于SkyDeck的项目,这是一个旨在帮助学生创业公司发展基础顾客群和筹集资金的计划。“这些人是非常优秀的。”Neiss说道。Best补充道:“这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研究机构之一。”

    他们的热情是富有感染力的。当他们探过身子,屏住呼吸地向人们描述投资众筹将比JOBS法案更容易获利,当他们成为一个使美国人获利的游戏规则改变者时,人们会情不自禁地激动不已。他们指出,2012年,风险资本家仅仅为美国2750万家公司中的3800家提供了资金。

    “这种资金保障不该只作用于他们感兴趣的3800家公司身上,其它99.9%的公司同样渴求资金。”Neiss说道。

    他们谈论着即将到来的社交网络和社会集资的融合,并将其称之为Web3.0。“每个社交媒体顾问在过去的五六年间都会告诫公司:你必须拥有喜欢你的人,你必须拥有粉丝,你必须有一个Twitter账户,你必须为你的品牌营造一个社交平台,”Best说道,“但是我想,很多公司,尤其是那些规模较小的公司,可能会质问‘钱在哪呢?我为此付出这么多,可投资回报在哪?’我认为这便是你获得投资回报的时机了,借助社交网络和社会集资的融合,你可以将那些拥护者、粉丝、Twitter关注群转变为投资者和资金。”

    伯克利大学Fung学院曾宣布成立一个由Neiss和Best带头的关于众筹的学术项目。该项目旨在借助CCA的专业性和大学在数据研究方面的能力,为早期创业公司和对众筹感兴趣的投资者创立最好的实践体验。

    “我们在这里可以测试所有一切,这太棒了。”Neiss说道。在做研究的过程中,CCA拥有最优秀的初创公司工程师,而且近在咫尺,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众筹的金矿。

    一旦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相关政策得到落实,众筹投资会开始进行,CCA将会给伯克利大学提供那些参与众筹投资平台所获得的数据,供其研究。“我们将有足够的数据来说明,一家干洗店在西雅图和奥斯丁的估值是多少。”Neiss解释道。Cassady-Dorion补充道,“所以当一个企业家在为他的公司估值时,不妨参考一下过去的干洗店的估值状况。投资者会参考过去的数据然后问,‘为什么这家公司的估值会比平均水平高15个百分点?’”

    众筹中潜在的欺诈行为引发了人们的担忧。但是,众多的限制被写入了新法案之中,包括个人投资者的资格认证;一项“全有或全无(all-or-nothing)”的规则